中央政法委宣教室副主任:对网络大V不能污名化

来源:互联网新闻 时间:2020-05-02 08:18

中央政法委宣教室副主任:对网络大V不能污名化

陈里的新浪微博,其所在地已由陕西西安改为北京东城。

陈里 中央政法委宣教室副主任,曾任陕西省公安厅副厅长。

- 对话动机

近日,陕西省公安厅原副厅长陈里调任中央政法委宣教室副主任。这个变化引发网络关注,因为陈里在微博上是拥有1500多万粉丝的“大V”。

日前,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表示,以微博、微信为主要代表的新兴传播媒介从根本上改变了信息传播格局、社会舆论生态和公众参与方式,政法机关面临空前开放、高度透明、全时监督的舆论环境,在互联网时代,作为政法领导干部,如果只抓执法司法工作,不重视政法宣传工作,就不是称职的领导干部。

舆论认为,微博“大V”陈里履新中央政法委并负责管理新媒体,显示出中央政法委对微博等新媒体的态度。

昨天,陈里接受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畅谈新媒体给他本人和政法机关带来的改变。

“实名能提高信用度”

新京报:大家都知道,你是个“微博控”。你是什么时候开始接触微博的?

陈里:我比较喜欢尝试新鲜事物,大概在2010年前后我申请了新浪微博账号。我每天早上6点起床就上微博,晚上12点还在微博上和网友互动,我的大部分业余时间都在上面,不过我不会在上班时间上微博。

新京报:为什么要实名注册?很多官员也都开微博,但是选择潜水,只看不说。

陈里:一开始我并没有实名注册,只是在网上转发一些文章、音乐。随着我和网友互动增多,很多人知道了我的身份,我也希望能帮助到更多人,2010年4月我把微博改成实名认证。实名认证,与网友以诚相待,能提高信用度。

新京报:你认证的身份是“三农、社会学学者,管理学博士”,为什么不是“陕西省公安厅副厅长”?

陈里:我研究关注的问题主要是农民、民生和社会管理问题,“三农、社会学学者,管理学博士”恰如其分地概括了我的身份。

没有用“陕西省公安厅副厅长”身份,是因为我希望把职务淡化一些,公安在民众中形象比较威严,我希望能更平等、更亲切地与民众沟通。

新京报:这次调任新职位,是否与你的微博影响力有关?是不是微博成就了你?

陈里:这属于组织正常调动,与我是不是微博名人没有必然联系。我在过去工作中使用微博与民众沟通顺畅,积累了丰富经验,在政法委负责与新媒体相关的工作,我也会把微博沟通民意的方式用到新工作中。

“煽动负面情绪的话题不说”

新京报:你在微博上主要谈什么内容?

陈里:主要谈的是农民、民生和社会管理问题,这是我的专长。我从农村里走出来,吃了不少苦,深切体会到农民的不易,我希望能帮助社会弱势群体解决一些实际困难,有些问题暂时解决不了,我会认真倾听,劝解开导他们。

新京报:在微博上哪些东西可以说,哪些不可以说?

陈里:我的原则是,自己了解的事情可以说,对老百姓好的、有助于事情解决的话题可以说,关于学术讨论的可以说;违法乱纪的事情不说,不利于稳定、团结群众的话题不说、少说,不利于问题解决、煽动负面情绪的话题不说,自己不了解的领域不说。

新京报:在微博上说话,怎么才能吸引粉丝?跟你平时讲话有什么不一样?

陈里:我在微博上讲话和我平时讲话一样,以诚相待,想办法解决群众的实际问题,粉丝自然就多了,这不需要什么技巧,关键是平等交流、沟通。

新京报:你有1500多万粉丝,感觉如何?

陈里:我并没有刻意追求粉丝数量,但拥有这么多粉丝对我来说是个惊喜,这也是对我的一种认可吧。大V拥有较多的社会话语权,也要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引导舆论朝着好的方向转变,不要无故挑起事端,煽风点火。

“一些骂我的人后来和我成了朋友”

新京报:在微博上有人向你求助吗?你会怎么处理?

陈里:我的微博私信是向大众公开的,每天我都能收到数十条求助信息。具体处理要根据情况,如果是我工作范围内的,比如帮助高考生办身份证,我就会告诉他们办理途径,有时候很着急,要特事特办,我就告诉他们去找谁。

如果不是工作范围内的事,我会转发寻求帮助。有个民警在街上丢了钱包,我看到之后就转发了。后来商场的一位售货员捡到这个钱包,她正好是我的粉丝,就@我,我又@民警,帮他找回了钱包。利用大V的身份,也能办成很多事情。

新京报:有人在微博上骂你吗?

陈里:当然有很多人拍砖,说话很难听,说我作秀什么的。网友骂我,可能是因为他们觉得我是官员的代表,把对政府不满发泄到我身上,我可以理解。

我主动关注他们,私信他们,和他们讲道理,解决他们的实际问题,日久见人心,反对我的意见少了,有一些开始骂我的人,后来和我成为了很好的朋友。

新京报:你认为网络上的意见,代表民意吗?

陈里:网络成为信息时代民意表达的重要渠道和平台。在网络上可以听到各种声音,这些声音不经过滤,更为真实,网络上绝大多数理性的声音能够反映民意,只有少数不理性的、泄愤的声音,但不代表主流。

“对网络大V不能污名化”

新京报:你认同自己是网络大V吗?你平时和其他大V有沟通吗?

陈里:网络大V并不是一个贬义词,粉丝的数量反映的是网民对你的认可。我不以大V自居,不过我的粉丝数量在那里,他们是我的财富,利用大V身份我可以高效地整合网络资源,为群众办更多事情,这是件好事。

我平时也会和其他大V沟通,上千万粉丝的大V和我互粉的有近100位,我本着求同存异的原则,在公益等方面和他们开展合作。

新京报:现在正在持续打击网络谣言,你怎么看有些网络大V在网上造谣传谣?

陈里:我觉得,不要对网络大V污名化,公安打击网络谣言,并不是针对大V,而是针对具体的违法犯罪事实。

新京报:你在转发一些耸人听闻的微博时,怎么去求证真实性?

陈里:转发微博我会注意消息源,人民网、新华网等权威网站来源的消息我会转,我了解的事情会转,一些我不熟悉的、可能会带来负面情绪的信息我会很慎重转发。

新京报:在你看来,对网络谣言的打击,会影响网络民意表达吗?

陈里:我认为不会影响民意表达。剔除虚假的消息,网络环境会更真实,更安全,民众仍然可以自如地表达他们的真实观点。

“有些政务微博是为了应付任务”

新京报:现在很多政法机关开通了官方微博,你怎么看?

陈里:孟建柱书记一直在倡导政法机关要开通政务微博,第一时间回应社会的信息需求,倾听民意,促进司法透明度和公信力。政法机关在处理突发事件时,不能用高压来维护稳定,应该用法治思维,公开透明执法。

实践证明,微博是一个很好的沟通桥梁,是辅助政务的好工具。政法机关开通政务微博,这是新媒体时代的需要,应该鼓励更多的政法机关开微博,用微博理性疏导民众情绪、在互动中解决问题。

新京报:但是有一些官V成了“僵尸账号”,基本上不更新。

陈里:确实存在一些政务微博开通却很少发布内容,很少与网民互动,成了僵尸微博,这反映的是博主的心态,是把微博看成有效工具,还是为了应付任务。

新京报:现在微博庭审直播吸引了大家的关注,你认为这种形式与以往的司法公开形式有什么不一样?

陈里:微博庭审直播是个新鲜事物,与以往的司法公开形式相比,更快速、便捷,受众更广,而且可以与网民互动,网民可以评论,有助于提高司法的透明度和公信力。

新京报:你怎么看一些人信访不信法,信网不信访?

陈里:很多纠纷的根源在基层,但是基层没有处理好,访民一层一层上访告到中央,最后还得返回基层处理。原来在基层1000元能解决的问题,最后耗费了几万、几十万的成本来处理,付出的代价太大了。

解决之道还是在基层,要倾听民众的诉求,有效调解,把矛盾化解掉。

新京报记者 萧辉

德国法兰克福股市DAX指数5日下跌德外交部因英使馆窃听召见其大使德外交部因英使馆窃听召见其大使德国外贸顺差持续遭欧盟诟病俄罗斯将向越南交付第一艘柴电动力潜艇王毅与克罗地亚第一副总理兼外交和欧洲法国巴黎股市CAC40股指5日下跌“以房养老”弥补养老金欠缺 面临双重养老金欠账18万亿或结余2万亿?算法土耳其和挪威领导人表示将加强两国关系中国代表首次获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大会陕西省宁陕县副县长叶庆春公款出国旅游俄外长呼吁各方争取实现伊核问题突破联合国发布2013年排放报告:农业减日本官房长官称安倍可骑摩托车上班 在大马政府抗议监听 纳吉布冀奥巴马解释缅政府与少数民族武装将尽快举行政治对巴勒斯坦宣布收到阿拉法特尸检报告中塞签署多项协议加强合作叙利亚大使称销毁叙化武国家不早于明年日本官房长官称若情况需要首相可骑坐摩日本将与加勒比共同体加强合作孟加拉国一法庭以叛乱罪判处152人死莫桑比克反对党罢选 总统呼吁对话新加坡樟宜机场将提供无缝旅行体验叙利亚最早将于明年确定销毁叙化学武器缅政府与少数民族武装将尽快举行政治对叙利亚大使称销毁叙化武国家不早于明年美国新泽西最大购物中心发生枪击案 枪张家口市长阐述申办冬奥会优势:雪场条老司机雾中迷路高速逆行 交警支招大雾中国军机连续3天飞越冲绳 日防相称不蒙古国成为“黄金国” 法德纷纷“带团马来西亚大马旅游年锁定中国游客 力推中国工会十六大开幕 选举新一届工会领诺奖得主马歇尔与杭师大师生互动 曾喝外媒:利比亚政府证实总理遭绑架 去向中国好声音第二季巅峰之夜 金润吉《遇东京股市日经股指下跌2.06%纽约油价26日反弹杭州动物园熊猫蜀云回成都 新来两个熊本网独家:渥太华公共汽车与列车相撞多韩媒:韩国钢铁产品遭多国反倾销调查 苹果5C定价引网友不满:又在暗讽中国宁波2岁男孩从13楼坠亡 父母仅让8默克尔结盟卡梅伦 称若再连任将助英国伊朗称反对对叙利亚动武 准备找到和平浙江一男子出差寂寞微信招嫖 被骗40《中国好声音》 明晚“大逃杀” 那英泰囧大热带红泰国旅游